徐明朝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心理小游戏放弃文稿(与吴小璐有关的断章)-小桥老树张兵

放弃文稿(与吴小璐有关的断章)-小桥老树张兵
(离开江州前)
放在桌上的小灵通开始发出了响声。
侯沧海接过电话,就听到吴小璐的声音:“侯子,我要走了。”侯沧海还沉浸在与无影宗的攻防战中,没有完全回到现实,道:“小吴,你到哪里去。”
吴小璐道:“昨天给你说过,我要到南州去上班。”
侯沧海这才想起,看了看电脑右侧的时间,道:“你什么时间走,我去送你。”
吴小璐道:“我已经在长途客车上,还有十分钟就要开车了。”
“今天,走得这样急。”昨天侯沧海与吴小璐产生亲密的肌肤接触,若不是吴培国突然回家,两人肯定就突破了男女之间的最后一条防线。正是由于有了这层关系血色使命攻略,侯沧海对于吴小璐忽忽到南州有些不由自主的怅然若失。
“那边催得紧,让我过去上班。” 吴小璐又温柔地道:“你以后到了南走,给我联系,到时我把办公电话给你。”
侯沧海道:“你可以买一个小灵通,便宜完颜立童记,方便。”
吴小璐道:“到了南州再说吧,如果工资高,我就买一部手机,免得到处找信号,关键时候打不通,急人得很许可欣。”
“到了私立医院,氛围又有所不同,你也得改变点态度。” 侯沧海觉得这样遮遮掩掩没有说清楚,道:“你是责任心太强,没有学会保护自己,比如这一次医闹,你当时一推了之,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也就不惹祸。”
吴小璐道:“我考了医学院,从开学就讲医者仁心,这种明显推卸责任的做法,我做起来有心理负担。”
侯沧海道:“小吴,你真善良。”
吴小璐站在长途汽车前面,等待着司机上车,只要司机上车,就是发车的时间。她看着一个司机模样的人端着茶杯拉开驾驶车门,幽幽地道:“我知道在有些时候,善良有时候就迂腐无用的代名词。我上车了,以后到了南州,记得来找我。”
放下电话时,侯沧海想着独自离开的吴小璐,心乱了。心乱以后,自然就下了几步臭棋,被无影宗抓住机会,反攻成功。
“今天不下了,改天来报这一箭几仇。”侯沧海牵挂着吴小璐,下棋都没有兴趣了。
无影宗削了一个大雪梨,用很舒服的姿势坐在电脑椅上,道:“为什么不下?输一局就灰心了,不至于吧。”
侯沧海道:“有事,改天来吧。”
离开清风棋苑,侯沧海因为吴小璐的离开有点郁郁寡欢,随即又自我安慰道:“就算是吴小璐留在江州,又有什么意义。常在何边走,难免不湿脚,和吴小璐继续保持着来往,肯定会突破底线的。难道我真的就要脚踏两条船吗,如果这样做,要置熊小梅于何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吴小璐离开,其实是一件好事。”
虽然从道理上说服了自己,可是侯沧海却也猛然间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和吴小璐产生了恋人之间才有的情感,因此,当听说她离开江州时才会情绪波动,以至于接连走出臭棋。
“希望吴小璐能够幸福!”侯沧海出自于理智,向前往南州的小女孩发出了祝福。
(在南州再次会面)
侯沧海带着微微的沮丧就朝着客车站走去,走在半途之时,总觉得冥冥中有什么声音在招唤。他知道这个声音是内心的另一种欲望——与吴小璐见面的欲望。
“犯了一次错,不能再犯第二次。如果继续与吴小璐交往,则既耽误了吴小璐,又伤害了熊小梅。”侯沧海下定了决心,便加快脚步,朝着长途汽车站走去。
南州长途汽车站结构有点怪异,有一条百米走道是出站和走站旅客混用的。由于方向相反,人流量大,十分拥挤,经常有旅客急着进站而与迎面而来出站旅客相撞发生纠纷的离奇事件,十分受市民诟杨宽生病,被评为全省最操蛋设计排名之九。
侯沧海走到一半时,迎面看到一个穿着西服的狗熊,正是如今在省城漂流当医药代表的吴建军。吴建军看见侯沧海,当胸一拳打来,道:“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侯沧海道:“你什么时候打的?”吴建军道:“我昨天回江州,上午就开始给你打电话,总是打不通。又打你老婆的电话,才知道你狗日的又到南州来了。”侯沧海拿出小灵通,道:“这个家伙有时灵有时不灵,我也没有办法。”
在最容易发生邂逅的长途客车站通道,侯沧海遇到了吴建军,被强行带出了长途客车中心。吴建军道:“上次你说的事情还没有办,今天不能走,把黑河卫生院那个叫吴小璐的医生叫出来,我现在见到医生就觉得是亲妈亲爹。”
侯沧海本能地开始抗拒此事,道:“吴小璐是在私立医院,而且才入职,与她见面,没有什么用处。”
“我看中的不是吴小璐现在的状况,而是她所读的学校,师兄师姐一大堆,占据了省内的各大医院,好好经营,这就是一笔财富。”吴建军塞了一枝烟在侯沧海嘴巴里,道:“我不是学医的,就是一个不搭界的人淳常在,要想在省城混出名堂,难啊。但是我深信医药代表是有前途的行业末日尸皇,是朝阳行业,现在难一些,以后管道搭成了,必然会受益无穷。”
以前吴建军在三个开裆裤朋友中算是嘴拙的,如今当了医药代表,嘴巴似乎一下就灵光起来。吴建军又从包里取出一本书,道:“这本《管道的故事》相当霸道,我要学习,你也要学习。你开伙食团,现在的收入比我高,但是等到我把管道建好以后,我的收入就超过你,而且比你稳定。你就是提水的那个人,我是建管道的那个人。”
说到这里时,吴建军变得神采奕奕,甚至有些亢奋。
侯沧海又推辞,道:“我明天上午还有一场比赛。”
吴建军道:“你长期呆在学校,脑袋都已经僵化了,我要好好给你洗脑,否则以后被时代抛弃了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望着吴建军期待的眼神,侯沧海稍有犹豫,还是答应了。
在没有遇到吴建军时,侯沧海经过内心挣扎,决定不去见吴小璐。与吴建军见面后,虽然最开始还是在抗拒,可是当拨打吴小璐电话时,侯沧海内心就开始充满着见面的渴望。电话响起后,传来一声“侯子”的惊喜称呼。
那日与侯沧海分手之后,吴小璐心情便着实不佳。她知道侯沧海结过婚的,妻子还很漂亮,断然不会为了自己而离婚。
分手后很多天,她都没有接到侯沧海的电话,今天,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小灵通号码,不禁喜出望外。
侯沧海听出了这一声称呼中的激动,心里感到有一点温暖,道:“我到南州开会,现在和老朋友吴建军在一起,晚上有空没有,一起吃个饭。”
吴小璐笑道:“我一个小医生,又没有什么应酬,晚上怎么会没有空。”
侯沧海道:“晚上安排在哪里,我知道你是美食家,自然需要问你。”
吴小璐想着侯沧海在湘菜馆贪吃臭桂鱼的样子,道:“那还在鸿宾医院的湘菜馆,我先打个电话,订个位子,稍晚一点,又没有座位。”
联系妥当以后,侯沧海就要不远处的公交站查站牌。吴建军道:“公共汽车太慢,等到了鸿宾医院,吴医生都下班好久了。我们有业务经费,能报这个车票。今天晚上伙食费你也别管,全由业务费开支。”
侯沧海道:“你们的业务费还不少嘛,是定额还是实报实销?”
吴建军道:“每个月给我们经理造计划,有的老业务员光是业务费就是好几千,甚至上万,能有一半用在业务上就算好。我是新人,没有什么业绩,业务费少。”
侯沧海拍了拍包,道:“这次参加省纪委的征文比赛,得了二等奖,有一千块奖金。晚上我来请客。”
吴建军道:“业务费少是少点赖长青简介,吃顿饭还是没有问题的。”
坐上出租车后,吴建军淡起了自己的情况,脸上渐渐就有些愁容,道:“我分到四个蚊子医院,是带我的老大让给我的。老大专盯三个VIP医院,都是三甲医院,一个就顶我四个。而且我们公司是业务有名的大公司,给的点子反而少些,如果四个小医院业务量都保不住,我说不定就要滚蛋。”
侯沧海再次申明,“吴医生是才参加工作,有可能完全帮不上忙。”
吴建军松开了领带,道:“我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实在搞不定分给我的四个小医院,老子就回世安,先回去啃老,添一添伤口,然后再战江湖。”
以前熊小梅没有辞职以前,夫妻俩拿着工资旱涝保收,虽然工资不搞,却没有生存危机。熊小梅辞职后,侯沧海为了做生意借钱无数,这才明白了生存不易。他很能体会到吴建军一个人创南州的艰辛,安慰道:“忍无可忍时,再忍三分钟,奇迹就会出现。”
吴建军马上拿出一个本子,道:“这句话比较经典,我要记下来,成为我的座右铭。”
望着穿着西服更象狗熊的吴建军拿着笔在笔记本上记录自己的话,侯沧海感觉有些酸楚和苦涩。
出租车司机在闹市区如自由的小鸟,穿越了重重障碍g1620,左冲右突,不到二十分钟就将吴建军和侯沧海送到了鸿宾医院门口。出租车司机很有诗人气质,将交补的零钱塞给吴建军以后,猛踩油门,出租车迅速插入车流中,消失不见,没有带走天边那一片云彩。
“我操,老子快吐了。”由于车速过快程氏爱鸟,摇摆不定,加上车窗紧闭,这让平时从不昏车的吴建军居然头昏脑胀,有点昏车的症状,用手撑着街边绿化树,大口喘气。他喝了一枝侯沧海从旁边药店买来的八极口服液,这才感觉烦闷之情稍去。
吴小璐仍然和上次见面一样,身穿黑色短呢子大衣,围了一条醒目的金黄色围巾。
围巾十分醒目,侯沧海隔老远就瞧见了从医院门口匆匆而出又四出张望的吴小璐,他没有招手,拿出小灵通拨通的吴小璐的电话。
“这是吴建军,我们都叫他贱客,我的开裆裤朋友。”侯沧海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装作潇洒地向吴小璐作介绍。
吴建军原本以为侯沧海和吴小璐只不过是在黑河认识的朋友,可是,走进湘菜餐厅以后,他很快就发现以前的判断不对,因为吴小璐见到侯沧海时的眼神绝对有其他内容。有其他内容,这对医药代表绝对是好事。他脸上浮现出夸张的憨厚笑容,道:“哇,我们本家是一个大美女,以前我到过黑河几次,都没有见到本家,没有想到却在省城来相遇,缘分啊缘分万里烟云照。”
侯沧海为了让气氛活跃,开玩笑道:“贱客以前是三天不打一个屁的闷角色,结果当了医药代表,居然懂得恭维美女了,这是巨大进步。”
吴建军道:“那是当然,以前我们都被局限在世安厂里,眼里只有厂里屁股那么大一块地盘,天天跟一班糙汉子在一起,自己肯定会被变成糙汉子。如今不同了,我是医药代表,混迹于医生圈子,结交的都是文化人,所以变得有文化。”
侯沧海打断道:“我不同意贱客这种说法,世安厂可是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
吴建军道:“天天关在厂里,跟机器为伍的人还算知识分子。”
侯沧海道:“其实医生都是理工科啊。”
听到两人斗嘴,吴小璐听得呵呵直笑。她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谱,点了一份臭桂鱼,又要了几样特色湘菜,和一瓶山南特曲。
等到湘菜上桌,吴小璐给两位开裆裤朋友倒上了酒。酒香溢出,吴建军自然也就停止了斗嘴,把领带拉松。侯沧海道:“把领导解了吧,看见你挂起领带就想发笑,这里不是做业务的场合,就是我们三个老乡喝点小酒。”
吴建军接受了这个观点,就将领带解了下来。解下领带的吴建军恢复成了在世安厂的贱客,语言开始简单直接,这反而增添了些许个人魅力,至少比穿西服时更加自在。他也特别喜欢吴小璐所点的臭桂鱼,闻到其味就大呼过瘾。
臭桂鱼的臭香和山南特曲的酒香混和在一起,散发出让人迷醉的气氛,吴小璐灵动的眼中有一层雾水,望向侯沧海时总是充满着柔情蜜意。
闻了几杯酒,吴建军还是把话题转到了自己的业务上,讲了自己联系四家区医院,询问吴小璐有没有同窗在这四家区医院工作。
吴小璐是一个直诚善良的人,平时总是热心助人,更何况帮的是侯沧海的开裆裤朋友。她拿起随身携带的电话本仔细翻了一会,打了两个电话,居然还真找到了一位在区医院工作过的师姐。这位师姐比吴小璐高两级,由于同在校合唱团,关系还不错。
吴建军如获至宝地记下了这位师姐医生的电话。
“吴哥,明天我抽时间给师姐打个电话,问问她的情况水晶糕西施。如果情况合适,你就去找她。我师姐是一个美女卢少慈,挺有亲和力,人缘挺好。”吴小璐不等吴建军提要求,主动提出给师姐介绍。
吴建军做医药代表以来,被人轻视和拒绝成为了生活中的常态,甚至产生了一种对医生的敬畏感,如今终于有一个热心的医生在自己最落魄时伸出了援助之手,让他很是感谢。而世安厂原住民的感谢方式就是喝酒,他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酒,道:“这杯酒,我要敬小璐医生。”他听见侯沧海称呼吴小璐为“小璐”,也就顺杆往上爬,称呼起“小璐医生”。
吴小璐接受了这个略带亲昵的称呼,见吴建军要喝整整一个啤酒杯的白酒,急忙阻拦道:“不要喝这么多,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吴建军拿出了世安式的豪情,身体后退一步,站得笔直,然后一仰头,将至少二两白酒喝了个干净马度云,然后将玻璃杯倒立,道:“按照世安规矩,敬酒后,不能滴酒成线,我喝得干净,只有两滴酒滴下来。”
吴小璐就舀了一碗青菜汤,放在吴建军桌前滴草由实,道:“吴哥,快喝点汤,这样喝急酒最伤身体。”虽然她并不赞成如此喝酒,可是当吴建军为了表示感谢就将这一大杯酒喝进肚子里,还是让她很是感动,决定明天多打两个电话,在找一找四个区医院可以隐藏着的校友。
臭桂鱼受到三人的欢迎,你一筷子我一筷子,很快就将大盘臭桂鱼消灭干净,只觉口齿生香,回味无穷。
终于,吴建军停上了筷子,道:“晚上,侯子有安排没有?我们单位同事要去唱歌,一起去吧。”
侯沧海和吴建军是开裆裤朋友,双方知根知底,到目前为止谁都无法轻易在对方面前耍心眼,按通俗的话来讲,因为太熟悉了,屁股一翘就知道拉屎拉尿。侯沧海从吴建军貌似纯朴的小眼睛里看到一丝狡黠,知道这个“面和猪相心头嘹亮”的开裆裤朋友察觉到了自己和吴小璐之间的暧昧,有意在给自己创造机会。
“你和同事们聚会,我就不去了,没意思。”侯沧海明确拒绝了吴建军的邀请。
当吴建军发出邀请以后,吴小璐就很紧张,听到侯沧海不愿意去参加吴建军的活动,嘴角就有了微小笑意。笑意如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清新得让人心醉。
离开了湘菜馆时,吴建军又套上了绞绳一般的领带,跳上了一辆出租车,转眼间就消失在茫茫人海,将侯沧海和吴小璐留在了原地。
在熟人极难遇到的省城角落,侯沧海和吴小璐先去逛了逛百货店,由于东西太贵,只是看了一会,没有买。走出商店,他们在夜色中散步。路灯光透过行道树,洒落了无数斑点在散步人身上,让行走的路人如黑暗中的花豹一样,充满着诡异和神秘。
侯沧海觉得自己就是在谈一场恋爱,货真价实的恋爱。这种感觉让他充满了新奇,也很喜欢这种感觉。但是现在毕竟不同于以前,他不再是单身,而是有着妻子的丈夫。井琳他此时就有一种沉入痛苦和快乐交织的情绪中无法自拨。
在一处街心花园,两人坐在一张躲在阴影中的椅子上。吴小璐依在侯沧海温暖的怀里,也不说话心理小游戏,就这样享受着安静温馨的时光。冷风吹来,侯沧海缩了缩脖子,低头问道:“冷不冷?”吴小璐这才抬起头,道:“不冷,我还想在这里坐一会。”
在寒冷的夜里,两人就街心花园坐了一个多小时。
侯沧海解开羽绒服,将吴小璐包在里面。他的手探进了吴小璐的内衣,将乳罩取了下来,在光滑的身体上来回爱抚。他轻轻揉捏着并不算太大但是很有弹性的乳房,在指尖温柔的轻轻揉动下,小巧乳尖变得饱满起来。
回到家时,两人都很有些激情。在卫生间里打开欲霸,让光明沐浴身体。
“哎,你的额头怎么有一条红线?”吴小璐突然象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刘羽琦整容,掂起脚尖,近距离观察侯沧海额头的浅浅红线。
这条微微凹下去的红线从天中直到印堂,在温暖灯光下十分明显。
吴小璐用手轻抚着这条红线,道:“我们的缘分就是这条线牵出来的。”
侯沧海将吴小璐抱过来,用手指在后背四五个浅浅的疤痕上划圈,道:“如今谁想在社会上活好都不容易,我这种情况,没法给你承诺,觉得很愧疚。”
吴小璐伸出手指放在嘴唇上,道:“你从来没有骗我,我也不要什么承诺,能好几天算几天。今天,你要表现好一些。”
侯沧海道:“难道上次不好吗?”
吴小璐道:“上次就很好,我希望更好,让我忘记一切烦恼。”
“好,现在就去了。”侯沧海将吴小璐拦腰抱起,走进了卧室。
室内一片春色,过了很久,室内发出“啊啊”的声音,两人同时达到了兴奋的高点,同时沉入甜蜜又苦涩的梦乡。
美梦终究要结束,早上八点,吴小璐进入鸿宾医院,侯沧海坐上公共汽车,踏上返乡的路。在汽车上,他接到了市商业局纪检组杨主任的电话,要求他今天抽时间到办公室来一趟。这一个电话爱人随风而来,让侯沧海从虚幻的幸福坠入真实的现实生活之中。
下车接近十一点钟,侯沧海在车站犹豫了一会,还是直接来到了江州体委的棋室。吴培国邀请了岭东象棋队教练来讲开局。教练水平不错,讲解得非常精彩,众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地听讲。侯沧海来到队里面就如一滴水进入脸盆,没有引起任何涟漪。
这正是侯沧海喜欢的状态。他坐在所有人的背后,很快就陷入更加抽象的“楚汉之争”。张小兰比侯沧海来得还要晚一些,进了门,也是很自觉地坐在最后的位置。她穿了一件毛呢子大衣,显得很时尚。侯沧海看见这件大衣,心里面痛了一下。昨天在百货店时,吴小璐就在这件衣服前驻足一会,看了看标签,就走了。侯沧海异常清晰地记得这件衣服旁边有一个小广告牌,写着对这件毛呢子大衣的评价:冬新款欧洲站双领斜纹长袖中长款外套,双领斜纹条纹把不可思议、把率真,不拘小节的个性展现的淋漓尽致。
下棋,吃午饭,再到休息室看电视休息。